买球外围 “缺芯”致工厂减产 墨西哥汽车业遭受冲击
栏目:公司概况_买球外围 发布时间:2021-11-26 18:17
买球外围 受“缺芯”影响,墨西哥部分汽车企业面临削减产量、减少轮班时间,以及供应链中断导致裁员的困境,当地汽车工人也深受打击。据了解,墨西哥目前已经有数万名汽车工人被迫降薪。疫情之后,“缺芯”成为限制全球汽车业发展的又一难题。受此影响,墨西哥部分汽车企业面临削减产量、减少轮班时间,以及供应链中断导致裁员的困境,当地汽车工人也深受打击。据了解,墨西哥目前已经有数万名汽车工人被迫降薪。值得关注的是,位于墨西哥中部的阿瓜斯卡连特斯州受损尤为严重,该州是墨西哥最大的汽车生产中心之一,芯片危机已迫使当地工厂纷纷关门歇业。工厂停、减产 员工降薪作为阿瓜斯卡连特斯汽车零部件公司Mainsteel总经理,以及该州促进汽车行业发展集群负责人,奎特拉瓦克-佩雷斯表示,当地约五分之一的汽车工人已经失业,其余员工收入也大幅下降。根据合同,许多闲置工人只能得到一半工资。“这对员工家庭将产生直接影响。”佩雷斯说道。芯片是全球汽车制造商不可或缺的零部件,涉及车辆的安全、导航、娱乐等各个系统。随着新冠疫情在马来西亚等地的扩散,芯片生产速度有所放缓。这影响到了全球汽车制造商,使汽车供需关系无法得到满足。在墨西哥,受影响的跨国企业众多,包括国内第二大汽车生产商——日产汽车。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在阿瓜斯卡连特斯运营一家动力总成工厂和一家装配厂,生产玛驰(March)、Versa、劲客(Kicks)和Sentra等车型。据报道,由于芯片短缺,日产汽车墨西哥工厂今年至少关闭了五次。日产汽车表示,最近一次停产发生在本月早些时候,其中阿瓜斯卡连特斯工厂停产5-7天;莫雷洛斯州的CIVAC工厂停产了8天,这里生产Versa V-Drive轿车,以及NP300、Frontier两款皮卡车型。与此同时,芯片短缺也影响了戴姆勒(梅赛德斯-奔驰母公司)和雷诺-日产联盟,在阿瓜斯卡连特斯联合运营的组装工厂。梅赛德斯-奔驰发言人在一份邮件中表示,生产GLB跨界车的COMPAS工厂经历了“减产或停产”。多家汽车工厂连续停产,为墨西哥经济发展带来一定压力。墨西哥汽车工业协会表示,去年汽车产量下降20%至304万辆,预计今年还将下降5%。AMIA数据显示,自2019年底以来,墨西哥拥有94.6万名员工的汽车行业,已经失去了1.6万个工作岗位。“缺芯”带来广泛影响今年8月,墨西哥银行预测,由于芯片短缺而导致的汽车停产,可能会使全年GDP增长损失至多1个百分点。第三季度GDP初步数据也显示,7 -9月,日本经济出现萎缩,这也是自疫情复苏以来首次出现季度下滑,部分原因是汽车行业问题。总部位于中国的敏实集团旗下的墨西哥子公司,也是削减工时和裁员的公司之一。墨西哥敏实集团行政和基础设施主管曼努埃尔-安藤(Manuel Ando)表示,公司今年已经解雇了约20%的员工。“这是在此前裁员的基础上进行的,目前公司员工人数为1300人,低于疫情前的约2700人。”安藤说。“连续裁员是多种因素造成的,包括全球芯片供应紧张、物流链出现问题,以及美国客户生产放缓,还有许多客户面临工人短缺等。”安藤说,“既然他们按下了暂停键,那么我们也必须停下来。”敏实集团负责检查零件的员工达利拉-戈麦斯(Dalila Gomez),为自己仍然有一份工作感到幸运,但减少工时带来的减薪也让她“勒紧了腰带”。戈麦斯说,当工厂停产时,自己只能拿到平均每周60美元左右的一半。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戈麦斯已经削减了许多家庭开支,包括午餐时的软饮和家里的互联网服务。“这很悲哀,因为有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有家庭,其中一些还是单亲妈妈,她们必须养家糊口,支付房租。”戈麦斯说: “这影响了所有人。”“最糟糕的还在后头”放眼全球,墨西哥并非唯一受“缺芯”影响的国家。目前,日本的汽车制造商被迫减产;德国正在努力提高产量;美国警告称,由于芯片短缺,北美汽车制造商预计在2021年将减产220万辆汽车,影响57.5万个工作岗位。根据评级机构惠誉最近的预测,半导体短缺至少会持续到2022年上半年。不过,部分业内人士也看到了形势企稳的苗头。墨西哥规模最大的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本月表示,公司半导体业务正在好转。“自2月以来,11月第一周是北美组装厂首次没有因‘缺芯’而停产。”通用汽车称。全球最大芯片代工厂商——台积电本月也表示,将与索尼集团合作在日本建造一座价值70亿美元的半导体工厂,以帮助缓解全球半导体短缺问题。目前,除汽车之外,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家用电器制造商也受到“缺芯”的冲击。但这并没有缓解阿瓜斯卡连特斯的担忧。汽车行业是当地的经济支柱,直接和间接雇佣了约4.6万和12万名工人。阿瓜斯卡连特斯经济发展部长曼努埃尔-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Manuel Alejandro Gonzalez)称,该州近三分之一的GDP来自汽车业。敏实集团质量经理汉尼拔-拉马斯(Anibal Llamas)也担心,“最糟糕的还在后头。”部分汽车工人对自己的命运转折感到震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产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和丈夫都在汽车行业工作,工作时间过短导致月收入缩水。“我们还拖欠了抵押贷款和其他账单,忧虑和渴求已经取代了曾经的安全感。”该员工担忧地说。(中国经济网 姜智文编译)(责任编辑:张懿)买球外围